public marks

PUBLIC MARKS from blackgoldfish

06 June 2006

現在

"anfangen ist in jedem Jetzt moglich, das Jetzr ist der Augenblick der Entscheidung." 「每一個"現在"都可以開始,所謂"現在",就是決定的瞬間。」

02 June 2006

不思議會客室—訪問日記簿

「甜蜜的回憶,甜蜜在「回」;痛苦的回憶,痛苦在「憶」。」

我卻原諒了你

「但傷害是不可避免的,有的時候我們決絕,或者軟弱,都是興之所至,價值觀或者其他的差異,使溝通越來越生澀,而彼此的揣測又加了一些無意的惡意。」

Let's deny it

"As the story goes, desperate questions grow, come on, God knows why."

遇見了莫內的後花園 vila villa

「我想,我很喜歡主人用莫內和梵谷的畫來創造這個花園的idea,這裡的一花一草似乎都曾經出現在印象派的畫裡,再加上陽光...」

30 May 2006

願望能夠親手埋臟。

「有沒有可能,分明覺得心力交瘁的愛過一場實際上卻始終孤獨呢?」

28 May 2006

樹頭菜

「春雨過後開花的樹頭菜便是希望/ 是撫慰傷痛的靈藥」

徵兆論

「Signs這回事, 我很信 若要套落自己的宗教, 那是天主在指我向一條路 信的意思不是相信有緣份的那一種信 而是真的會跟它走的那一種信」

26 May 2006

女生上廁所

「從野放到公廁 女生上廁所的總總趣事 張瀛太寫來幽默 細膩 又不噁 不色 很有意思」

母親,您辛苦了

「快樂的世界啊/ 當初我們見面/ 你迎我以微笑/ 而我答你以大哭/ 驚天,動地。/ 悲傷的世界啊/ 最後我們分手/ 我送你以大哭/ 而你答我以無言/ 關天,閉地。」

生活中常見的電梯,為何總是置放一面近乎滿牆的鏡子?

「標準答案,就是電梯裡的鏡子,是為了方便坐著輪椅的朋友,可以在進入電梯時,對著反射的鏡子,正確按下欲到達的樓層。」

好疼的人——兒子與我的身體探索

「我一直以為遺忘就是痊癒,直到疼痛又從記憶的感應神經返回到身上,漫長的回家旅程,疼痛原來一直是我們的同伴,一起喘息、呼吸,盜取我們的養分如普羅米修斯。[...] 老師說,疼是沒有關係的,然後我們得到真正的休息,痊癒。」

王子先回家

聖修伯里的《小王子》裡有一個點燈人,常在我們父子背後悄悄點亮了燈,「我已經繞完這顆星星一周,聽從你的命令。我點亮了燈,隨即又將它熄滅。」點燈人跟我們說:「這是件很艱苦的差事,你不知道我的眼睛瞎了嗎?」

寄不出的信——家有自閉兒,一本難唸的經

「孩子,你知道你有多幸福嗎?全家把你當寶貝,疼你、愛你、教你,只是:你長得那麼快,學得那麼慢。」

21 May 2006

句點 :: 因為生命總有太多遺憾

「因為生命總有太多遺憾,而我們最負擔不起的一種,叫做錯過。」

句點 :: 結束陪伴。

「就算我們不停失去,但我們也總在同時間獲得。」

20 May 2006

Janice's Site - 感動中國:蹬車老人與他資助的300個孩子

「家鄉的那一次行程,讓他在古稀之年開始了朝聖般的追求」

19 May 2006

貓。果然如是 :: 我生活在台北這村莊上~舒國治

「能享受自己的地方便何處都能享受」

17 May 2006

=有感の藍川大店= :: watoto

「我可以更清楚的看見他們在貧脊大地下哭過的面容,可以更仔細的探著他們黑色皮膚底下流過的沸騰的鮮紅血液,以及開懷,以及上帝所賦予他們的深深的愛。」

room nine*:road trip

「我想念你。」

11 May 2006

只剩寂寞 :: 如果如果

「千萬個如果比不上一個後悔,一個後悔醞釀成了一場大雨。」

09 May 2006

Christabelle的藝想世界 - [迴紋針聽音樂] 失明前我想記得的四十七件事

「你吃著熱燙拉麵時的模糊眼鏡 對我傻笑 飛機劃過藍天的白色軌道 蒲公英棉球 鉛體字 黑巧克力」

04 May 2006

masa@life.style :: 窗外。

「然而總有那麼一窗心事,會在腦海裡迴旋翻騰,直到妳把它回味成張蠟黃的相紙」

03 May 2006

吃字童 :: sad, sad song

「她對我說 這世上最難做到的一件事 就是找到一個人完完全全相信你」

02 May 2006

colaccl.com:氣味專賣店

「一個吸引的氣味 出現得特別 我停住 我取下 我睜開眼 標籤上 卻是大大的再熟悉的妳的名字」